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雪落靜園

时间:2018-10-0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峰 - 小 + 大

當大雪到來的時候,靜園卻如同獲得瞭美的滋潤而變得異樣的舒展,園林中那些不為人知的景致,都開始隨著雪的延伸而潤朗的入畫瞭。平時看起來尋常的小路漸漸描成嫵媚的雪線,那群在整個冬天裡灰暗的老屋,都煥發出神秘的風采,向著大雪展示初見時候的神韻。樹木、山石、亭臺、池塘都依著雪的快意裝飾出來。

舊式亭臺的院落前是一叢梨木,不見梨花、但見梨枝帶雪扮成瞭冬雪梨花,枝丫忸旋,巧妙地在飛雪當中擺出瞭幾條曲線,似乎伴雪而舞,與春雪吟和;清風吹過,撒在青石臺階上的分不清是雪花還是梨花呢?

竹亭在飛雪當空的時候,總是怯生生的抖動,棕黃的亭蓋仿佛是一頂擋住飛雪的鬥笠,把亭間的空地兒留出一塊清靜的空白。當銀雪把靜園的角角落落都佈滿之後,這塊竹衣下面的凈土,就成瞭一方雪不能討擾的石磐。

雪越來越急、風也吹得略微猛烈瞭一些,當滿園的天地成瞭雪點斑斑的混沌青白時,松林卻越發顯得蒼勁、挺拔。雲松挺直瞭腰身,仿佛要試探一下雪的來歷,飽滿壯碩的松枝接天連地。紅松不怕寒冷,暖紅的松身行行陣列,有序地阻攔飛雪的進入,慢慢的、整齊的在松林深處積累下來一塊塊又宣又厚的雪園。小鳥們就躲在松林身後,啾啾歇息著。

雪的鋪陳漸漸緩慢瞭,靜園的畫身也就一點點的呈現出來。青松與翠柏在白雪漸漸平息的瓊華中整齊而肅穆的相對,長臂在空中交織,載不住的雪塔一團團的從空隙中打落下來,無聲的打在雪地上。黑松的虯枝也染上瞭漸濃漸淡的雪線。

在釣魚臺的臺榭上望去,那池已經封凍的雪湖出奇的安靜,四周圍金黃的稻草垛東一堆、西一堆的躺倒在荒蕪的衰草之中,宣告一場勞動還要等待很久以後。釣臺上的漁具靠在墻邊被冰雪凍成瞭一坨,一隻雪杖垂在釣魚的水塢邊,難道說,冬天也可以憑湖釣雪嗎?

一陣風不知從哪裡吹起來,細細的雪沙像一件薄薄的冬衣被掀起瞭一角,又落下瞭。剛才躲進松樹窩窩裡的寒鴉,一邊抖動著羽毛,一邊小心翼翼的飛落到雪地上,它高高地抬起一隻長腳,慢慢的、試探著、在雪地上踏下瞭第一個梅花般的腳印。於是,一大群寒鴉“撲啦啦”的飛出來,撲落在林間雪園,把長嘴巴插進雪地裡,忙忙碌碌地啄食著被風雪撩落的松塔和草籽。

雪停住瞭許久,太陽又推開烏雲閃露出來,可是,當陽光照亮桑樹林間的藤蘿時,天色已經接近傍晚瞭。遲來的夕陽把金黃油亮的光線無遮無攔地鋪撒在靜園的樹木、庭院、山石之上,此刻天光與樹影溫暖的擁抱在一起瞭,老屋在雪野之間都靜靜地佇立。

在靜園的深深處,影影綽綽的搖曳著一大簇紅色的梅花,紅梅的亮色一閃一閃地在清冷的白雪映襯下,顯得格外的耀眼。當微風把雪的帷幔些許拉開瞭一些,這紅梅一下撲瞭出來,仿佛要向靜園走近瞭。

上一篇:雪湖

下一篇:前進是我們唯一的方向

|   QQ13678786543  |  桃園市中壢區九和一街120號  |  筿杠0342718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