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雪湖

时间:2018-10-0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峰 - 小 + 大

風吹起瞭,雪從湖面斜著掠過,就像一隻玉手撩開瞭湖的面紗,這紗款款地卷起邊角,露出瞭俊冷的雪湖。

湖本是柔波蕩漾的,水草依依的,瀲灩的波光淋漓閃爍著晚霞的暖紅。可是,現在,這湖已經不動瞭,凝結成一塊黑褐色的琥珀,靜靜的陷落進雪海裡。湖邊的柳樹,被北風吹倒瞭,一排排的枯枝向一側傾倚。皴黑的枝丫扭結著旋成一個“舞”,用瞬間的姿態表達著生命的印記。當記憶的風吹亂瞭人們的思緒,那個僵硬的舞姿就會生轉回來,仿佛冰凍的精靈一夜之間被寒冷給釋放瞭,那是曾經多麼嫵媚的搖曳啊?青澀的春日清晨,熱烈的夏天傍晚,灑脫的秋陽當午,夢幻一般的命運旋轉著,忽然凝固瞭,都沉落進湖底,被漆黑的堅冰封凍成不可觸摸的夢。枯黃的衰草,在冰湖的一角擺動著,仿佛在用熟悉的聲音低低的召喚:“是的,是我。”那就是泛舟的時候,船舷調皮地擦過去的那片蘆葦嗎?清雪掃過它的末梢,它的嘴角帶著霜痕,吃力說:“是的,是我。”現在,這蘆葦還在冰封的玉石上掙紮,它在等待時光的飛渡,來把舊夢喚醒。一切都已經被寒冷封進湖心瞭,曾經多麼美好的心事,當它被不經意的丟進湖水裡,此刻就隻好在琥珀一般的冰面下,無奈的湧動。

流風再次拉扯著回雪,在冰面打瞭個旋,寒冷彌漫著人的記憶,把一切拖入忘卻的冰谷。在這裡,春是不允許被叫起的。湖邊那片白樺林,因為堅守和望而憔悴得低矮、瘦削,你用手撫摸它的枯幹時,隻能聽見“瑟瑟”的低吟。如果,這白樺幫助你重溫那段秋光裡的歡樂,相信,寒風在靜夜會更加扭曲它的枝幹。我的思緒在潛意識裡流動起來,避開這堅硬、肅殺的冷世界,潛入冰層下面的湖底。靜穆的湖水在慢慢遊晃,碧綠的水幕輕柔的遮住我的眼。一串串水泡從水底升起,仿佛珍珠的淚。哦,我看見瞭,蘆葦蕩的葦根正在緩流的推動下溫情的纏繞著白樺林伸過來的根須,它們你撕我纏,結成一張揉動的網,在網住那些遺落下來的夢境。水草慢慢的扭動著腰肢,用難以辨認的微聲在淺笑著,旋轉的莖蔓結成一個清秀的酒窩。它“呵”的吐出一層水的霧沙,仿佛提醒:“還記得嗎?”一群魚兒,整齊的如同一族雕塑,靜靜的遊瞭過來,靠在去年沉沒的那條木船上,定睛的望著遠方閃爍的一點點光亮。

“呀——”烏鴉飛過,用尖嘴在樹根上銜食著草籽,它機警的望瞭望四周,在地面上“咚咚咚”的敲瞭幾下。然後,捉對飛走瞭。

我爬上橫橋,望著腳下那個冰凍的巨湖,頭發被暴風吹亂瞭,用手抓住衣領,仿佛感到腳下的橋石在顫抖。天、地、美好、時光、青春都恍惚地旋轉起來,此刻頓時凝結成回憶的冰塊,一塊一塊的掉下橋去,砸碎瞭冰河,和這石、這草、這樹一起被劇烈滾動的春水給帶走瞭。

上一篇:那山 那水 那稻田

下一篇:雪落靜園

|   QQ13678786543  |  桃園市中壢區九和一街120號  |  筿杠0342718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