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記 > 文章

最美的邂逅(十二)

时间:2017-12-0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五分鐘天黑瞭 - 小 + 大

元旦作為新年之首,預示著希望和新篇章的開啟,即便再忙碌的人都會在這一天慢下腳步,好好想想過去的這一年是不是和預想的一樣,對昨天的自己是不是滿意,對新的一年又寄托瞭怎樣的希望。

忙著畢業論文的同學們整天守在圖書館查閱資料,很早的起床到圖書館排隊的另一個原因是這裡很暖和,大個子和強子就是被這裡的溫度所吸引。他們每天睡眼朦朧的窩在圖書館,胳膊下壓著一摞的書,當然這些書和學習無關,選擇的標準僅僅是它們的厚度和舒適度。魯凱鄙視的看著他們,用筆尖指著書架旁席地而坐認真記筆記的同學,想讓他們的良心受到深深的譴責,而那幾個總是厚著臉皮睡的心安理得,魯凱深深表示恨鐵不成鋼,露出慈父般的無奈。他拿出手機點開聊天記錄,張君如已經離校十天瞭,前幾天一直保持聯系,這幾天竟連信息都沒有瞭。起身走到窗前,回頭看瞭下桌上的筆記本,撥瞭,通瞭,無人接聽。

蕾姐這邊也在聯系她,依然沒有回音,大傢每天忙著排練演出,已經能自如的應對各種狀況,他們偶爾會湊到蕾姐旁打聽小喬的情況,但並沒有影響演出的熱情。

“我準備消失幾天”今天的表姐看著有些消瘦,估計是最近演出太多沒有休息好,小雨捧著奶茶看著她。

“有心事嗎?”小雨很相信直覺。

“你談過戀愛嗎?”表姐突然這樣問,讓小雨吃瞭一驚,雖然彼此很親密,但還是第一次這樣面對面談論這個話題。小雨想說當然瞭,誰的青春裡還沒幾個過去式,但奇怪的是嘴上並不想提及,可能這就是成長吧,看淡瞭過去,對很多事學會瞭忘記。

“高三時我帶他私奔瞭”表姐說到私奔的時候,嘴角不自然的笑著,對面的小雨張瞭張嘴,並不覺得好笑,隻是沒想到表姐還有這麼瘋狂的過去。

“他學習好,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學校裡名副其實的尖子生,但那時我特討厭這類人。那樣的人仿佛天生就是為考試而生,好像所有的題目在他們眼中都有固定答案,無論大傢再費腦也理解不瞭的邏輯在他們淡定的面孔下好像都寫著一目瞭然。”表姐若有所思的朝小雨看看,想從她眼神中找到共鳴,小雨識趣的點點頭,的確每個年級裡總有那麼幾個與眾不同的學生。

“我那時的成績並不穩定,用老師的話說,我的分數比他的股票還難預測。在一次模擬考中,我總分高他一分,那段時間簡直成瞭班裡的新生代明星,走到哪裡都好像自帶光環。其實我並不太在意這些,也從不懷疑自己的智商,但從來不願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書本上。”小雨默默看著她,想不到對面這位當年還是一學霸,但表姐並沒抬頭看她,而是從包裡拿出一個信封。

“這是高三時,我留給他的字條”表姐把信封拆開,抽出一張折疊很整齊的紙,淺綠色的。小雨小心翼翼接過來,看瞭看表姐,確定是默許後打開瞭它。

“放學後,第二食堂東門第三課樹下”小雨睜大眼睛,連看瞭幾遍,又在紙上尋瞭個遍唯恐落下某些不起眼的信息,但真的就這一句話。

表姐笑瞭笑,這個笑容比之前好看多瞭,猜得出後面的故事應該很有趣。

“放學後,我直接回傢瞭”表姐不按套路出牌,讓對面的小雨嘖嘖的咂舌。

“第二天,我打開書本又看到瞭這張字條”表姐重新接過那張紙條,目光落在紙上,認真的表情像第一次看清上面的字。

“放學後,我在那棵樹下等瞭很久,他一直沒來” 表姐這是被套路瞭,小雨端著一張瞧熱鬧的臉提醒服務生加瞭兩杯熱奶茶。

“其實剛開始,我隻是想和他開個玩笑,但後來發現這個人還挺有意思的,所以,我們成瞭朋友”表姐伸手拉瞭拉小雨的手,明確瞭話裡“朋友”的寓意。這個故事還不完整,小雨安靜的坐著,等著聽故事的後續。一個並不美好的結局。

和他在一起隻是覺著有意思,這樣的簡單卻成瞭後來無法原諒自己的理由。

期末考試後,表姐電話約他卻聯系不上,後來從同學那裡得知因為成績不理想,他被父母關瞭禁閉,整天隻能在傢復習。那時的表姐很生氣,不明白怎樣的父母會對自己的兒子這樣苛刻,於是她決定解救他。關於過程,表姐沒有提及。兩人逃離瞭小區,用存下的零用錢買瞭兩張火車票,那刻兩人都是瘋狂的。發車前,他的父母追到瞭火車站,在車站管理人員的協助下把他帶出瞭車廂,表姐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傻傻的看著這一幕,一動不動,眼前隻留下他媽媽憤怒的眼神和他無助驚慌的神情。

小雨後來問表姐,哭瞭嗎?當時。

她搖搖頭,說當時看著手裡的車票,突然想笑。

“後來呢?”小雨握瞭握表姐的手,那是一隻沒有溫度的手。

看著車廂門慢慢關閉,耳邊傳來火車的鳴笛,窗外的乘客和樹木緩緩倒退,速度越來越快。表姐離開瞭三天,把原本計劃的拯救行動演繹成瞭自己的逃離,隻是連自己也搞不清楚為瞭什麼。回來後,姨夫狠狠把她罵瞭一頓,被關在房間不準出門。

表姐說,看著床上熟悉的卡通圖案和散落的書籍,心突然就靜瞭。想到同樣被關禁閉的他,可能和自己一樣在發呆,當時傻樂瞭半天,連門外的姨夫都有些害怕瞭。

“他死瞭,就在那天”表姐低著頭,突然泣不成聲,身體一直在顫抖。

被父母帶出火車站的他,第一次想到瞭反抗,在人流穿行的馬路上,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攥著一張缺瞭口的火車票,逆向奔跑,撞上瞭一輛疾馳的公交車。

小雨起身走到表姐身旁,抱著她顫抖的肩膀,不知道怎麼安慰,滿眼的心疼。

“你知道張君如是誰嗎?”抬起頭的表姐已滿臉淚水。

她是他的妹妹,親妹妹!

小雨捂著嘴跌坐在凳子上,緊握著表姐的手,感覺自己的腿也有些顫抖。終於明白表姐為什麼總對小喬格外關愛,卻從不叫她的名字,可能,兄妹倆的名字太相似瞭吧。

上一篇:醉往昔

下一篇:芙蓉花卉3

|   QQ13587656789  |  台北市信義區林口街102號  |  筿杠02233143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