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流失

时间:2018-09-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Vinewood - 小 + 大

編輯薦:天黑瞭,漁船歸港;天亮瞭,揚帆起航,這又是一場怎樣的邂逅?無所謂瞭,等待吧,至少黑夜中還能看見燈塔的光。

海風吹過,咸腥依舊,那些歸巢的海鷗,終究習慣瞭沒有螢火的夜晚。海平面盡頭的落日餘暉,如今隻剩下斑駁的的影子,甲板上殘留的點點鹽粒,再也找不回半晌前的晶瑩透亮。

和一位前輩暢談瞭很久,倚靠欄桿,言談甚歡,但是話語中那些我不曾有過的經歷和那些無奈的事實卻如折柳竹笛,化為陣風,在我的心頭激起瞭陌生的漣漪。

一條無意中選擇的道路,一份不知究竟是執著還是執念的堅持。夕陽下,我再也看不到桌旁翻書轉筆的身影瞭,就像苦澀的海水再也映不出歲月的光澤,反倒是多瞭些無奈與彷徨。

理想很美,猶如長風般縱橫在原野,追逐夕陽,橫刀勒馬。然而,在這段奔馳的旅途中,多少輪廓被時間雕刻,又有多少棱角被歲月磨平?那些大部分沒有看到最後景色的人,終將在落日前的僅有餘暉中黯然轉身。

忙碌的日子總歸容不下曾經的自我,信念的宣誓早已遺忘瞭初衷。畢竟,靡不有初,鮮克有終。難的不是奔逸絕塵,而是滴水石穿。也許看淡一些,看清一些,前面的路還長——盡管這可能不是最初選擇的路。

那些人們稱之為“信仰”的事物,在“現實”面前是如此的羸弱,以至於我們總是在不停的問自己,是什麼讓自己如此的垂頭喪氣,失落?失意?還是失敗?都不是吧,那些爬行在莫比烏斯帶上的螞蟻在累死的那一刻恐怕也不會明白什麼叫做徒勞,畢竟沒有什麼比千遍一律的往復循環更能摧毀一個人的“信仰”瞭。

誰都清楚松開手意味著什麼——跌落谷底,隨波逐流,抓緊容易,可是弄清為什麼要抓緊卻很難。大概就是這樣吧,我們在日復一日的迷茫中迷失瞭自我,終究活成瞭曾經自己所厭惡的那類人。

決定瞭一件事可以是多久呢?也許是,如果堅持,就應該是像飛蛾撲火般的義無反顧;也許是,一旦選擇瞭放棄,那大概是頭也不回的冷漠決絕瞭。理想如詩篇,信念即行文詞措,再深刻的文字也是人為書寫的,多年以後,翻開舊卷,已然模糊的文字仍靜靜躺在泛黃的紙頁,隻是詩的結尾,出走半生,少年不在。

天黑瞭,漁船歸港;天亮瞭,揚帆起航,這又是一場怎樣的邂逅?無所謂瞭,等待吧,至少黑夜中還能看見燈塔的光。

有段路途,崎嶇坎坷,風吹雨打,冷暖自知。回首處,風景依舊,但人已客舟中……

上一篇:流芳蔭後人,莫做千古罪人

下一篇:別瞭夏天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