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緣一世糾葛,許己千金一諾

时间:2018-09-28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南風解慍 - 小 + 大

編輯薦:若是三五好友相聚,亦會擬推杯換盞之姿,傾推心置腹之言,隻是在那一醉一醒,一夢一幻間,心裡早已有瞭答案,哪怕宿酲微帶,也隻是啞然一笑,心領神會。

高臺曲奏弦歌,靜候晚風拂袖過。一杯清茗入喉,淡看星月流轉舊時山河。緣一世糾葛,或情結羈絆眉川寥落;因半生沉浮,或往來奔波心曲賦歌。命中燭火,怎可輕易吹破,許己千金一諾,緣蹉跎亦灑脫。

人生如寄,是秦時明月也好,是漢傢高臺也罷,皆隨烽火狼煙,消失泯滅不復再見。《僧祗律》中寫道: "一剎那者為一念,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二十彈指為一羅預,二十羅預為一須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須臾。"隻這短短的一生又有多少彈指可數,又有多少羅預可量?

在遙遙無期的歲月裡,你我皆是陌上客,舟中人,在這片紅塵道場裡尋幾段故夢,染幾份詩情,訴幾段離殤,看幾場風月。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裡尋得一處居所,在心中建起一方桃園,一個人蕩盡人世風塵,歷盡歲月滄桑。

十年前離開自己的故鄉,幾經輾轉,初中,高中,大學,而今再也沒有回去過。那被明月晾曬的瓦當是否新生瞭雨後的苔痕,點染那一場煙雨過後的如夢畫卷;那被歲月銹蝕的門環是否被人再次叩起過,喚起那人對舊時楹聯的記憶;那徘徊在街角的老貓是否還記得離去主人的氣息,在古老的院子裡將從前的人尋尋覓覓。

故人相辭,故物蒙塵。握不住逝去的年華,留不住青春的容顏,就連那點點滴滴從前的記憶都在漸漸的消散。不知什麼時候你或許曾徘徊在繁華鬧市的街頭,問過自己一句:“人生當何去何從,何處安放靈魂,何處擱置宿命。”隻是這個答案最終還是要自己去慢慢的尋找。

若如在方冊中點檢,是陳渠珍在《艽野塵夢》裡的八百裡羌塘的跋涉;是三毛在《萬水千山走遍》裡的一個一個不同的城市;是《倉央嘉措詩傳》裡難述的情懷;抑或是大冰在《我不》裡所寫的那麼多江湖故事。書中情懷,杯中思緒,指尖歲月,或許更多的人在那推杯換盞間找到瞭答案。

素日偷得等閑片刻,便一紙紅箋,一桿尺毫,一杯清茗相伴。淡看窗外風雨琳瑯,飲一盞歲月流香的茶,寫下兩行靈思短句,便也銷得寥落臆瞭。若是三五好友相聚,亦會擬推杯換盞之姿,傾推心置腹之言,隻是在那一醉一醒,一夢一幻間,心裡早已有瞭答案,哪怕宿酲微帶,也隻是啞然一笑,心領神會。

曾於長江邊上目送白鶴遠去,落日融金,漫天彩霞,那般景致總會給人以別樣的溫暖。還記得張飛面前鼎盛的香火,磐石城上寒香馥散的白梅,以及雪域高原的佛塔,南明河畔流浪小狗,那些旅途中的人事風景都會一點一點的刻在自己的腦海裡,我將他們藏於撰寫的文中,留給讀者的便是我所尋覓到的那些答案。

我們都曾為他人許過承諾,有的實現瞭,有的卻泯沒在瞭歲月裡。而今數載沉浮,緣一世糾葛,嘗一世因果,許自己一諾:“不恐記憶斑駁,良辰好景不虛設,餘生遙遙,天命昭昭,獨執命運燭火,緣蹉跎,亦灑脫。”

晚安,良夢。

上一篇:守望

下一篇:在無望的生活中起勁的活著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