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主流日誌 > 文章

夜明

时间:2018-09-29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Vinewood - 小 + 大

我似乎已經適應瞭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大字平躺在床上,盯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仿佛在審視著自己的內心。

當心裡某些畫面重現時,就像滿是灰塵的木窗被推開的一瞬間,陽光充斥瞭整個房間。趴在窗臺,腦袋伸出的那一刻,目光裡閃現著四季的輪回。

春風。從杜鵑開滿的山坡蜿蜒而下,袋子裡裝滿瞭剛采摘的金銀花。陽光耀眼,天氣尚暖,幾隻麻雀剛剛從枳枝頭飛走,抖落瞭些許淡黃色的花蕊。景色真好,我想,隻可惜,怕是下半年才能等到樹木結果瞭。

夏雨。在床上翻來覆去,奇怪的想法趁虛而入,便更加難以入眠。窗外雨點打在天棚上,噼裡啪啦。少時不識詞中意,此時明白,仿佛聽見僧廬之下竹山先生之感嘆:“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秋葉。梧桐瀟瀟,騎行在滿是葉子的小道上,偶爾會有飛鳥從眼前掠過,留下瞭一聲清脆的鳴叫。路似乎很短,拐個彎兒就能到達終點;又似乎很長,因為落木終將在此化為塵土。

冬雪。銀裝素裹的河堤,如水墨氤氳的國畫。瓦簷覆白、四下無聲,我獨自徘徊,仰望天空。寒酥翩翩,待到圍巾漸花時,輕拂而去,空留長堤一痕、古塔一座、屋宇瞭瞭而已。

很奇怪,腦海裡越是無用的東西越是深刻,以至於難以忘卻。

我於春風拂面時感受自然,夏雨點滴時參悟禪意,秋葉歸根時回憶往昔,冬雪飄飛時沉思哲理,但是我卻連最簡單的淡然處世都無法做到。坐看庭前花開花落,任憑天上雲卷雲舒貌似是令人奢望的態度,那時因為把得與失看得太重瞭,“放棄”似乎是個不大可能出現的字眼。

曾以為很多事情可以留在將來,直到有一天猛然發現,在那一刻沒有經歷過,以後也不會再有機會瞭。於是乎,放棄不再是個備選方案,而是不得不經歷的步驟。

“當初的豪言壯語呢?”

“怕不是敗給慘痛的現實瞭吧。”

所以啊,在成長這條航線上,得到與放棄是每個人無法繞過的漩渦。一些經歷也告訴我,似乎淡然一點,輕松一點,平和一點,就不會放不下瞭。

曾經和朋友探討過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發現自己變成瞭陌生的樣子該怎麼辦。逃避?恐怕除瞭折騰自己之外並沒有什麼用,那就這樣坦坦蕩蕩去面對吧。不管結局如何,該來的總歸是要來臨的,一旦來瞭,就必須接受。

大概如此,刻意地強調總會顯得格外突兀,畢竟和苦苦支撐相比,放下總歸是一件輕松的事情。也許隻需要心平氣和地等待,直到那個臨界點出現,就像漫步在高聳入雲的山路間,直到穿過那個峽谷,如推開一扇大門一般,豁然開朗,隨心所欲。

這麼久過去瞭,現在終於釋懷,心情如秋後晴空,天高雲淡。畢竟於我而言,淡然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需刻意的無視,本身就是恰到好處的拜別。

“還會再回來嗎?”我不止一遍地問自己,“如果再想起來,真的不要緊瞭嗎?”

“放心好瞭,如果可以,那就當久別的朋友再會面,互相禮貌的打聲招呼好瞭。”心裡另外一個聲音說。

上一篇:此刻,我是幸福的

下一篇:內心素簡,人淡如菊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