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誌 > 文章

給我麻木的酒,醒著醉

时间:2019-02-14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夜燃煙 - 小 + 大

“我還記得你二姨夫那時候喝多,把門牙都摔掉瞭一半”

“你爸也是,喝多瞭睡派出所門口,讓警察打的電話,我們才抬回去的”……

我大姨也接著說“你們喝酒就把那個度掌握住,快不行瞭,就別喝瞭,喝多瞭盡是丟人事”我坐那兒靜靜聽著這些父輩們的糗事,也是有些想笑。不過轉念一想,人生麼,難免有幾次宿醉。我醉的時候,比他們更可怕,隻是幾次之後,知道自己酒風不正,就一直控制著自己,不然在我媽面前耍次酒瘋,我可能這輩子就與酒無緣瞭。

依稀記得,上大學時第一次爛醉是喝瞭兩瓶二鍋頭,外加小半箱啤酒。那天是樂隊聚餐,剛好又趕上之前那個人的生日,心裡一點不是滋味。就沒把住,把酒當水喝,喝到最後,是大傢夥把我抬回去的,聽他們說,路上耍酒瘋,抱著顆樹死活不撒手,好不容易弄回寢室瞭。滿樓道的瘋跑,大喊著某個人的名字,這也是上大學後。身邊人第一次知道關於那個人的事。瘋到最後,沒力氣瞭,就躺在地上嚎啕大哭,好像我哭著,就會有人和以前一樣,跑過來哄我,給我拍背,喂我喝水。說是宿醉,不過是借著醉酒的勁,撒著思念的嬌,做著自己不願醒的夢,想著那個再也遇不到的人。一杯酒給自己壯行、一杯酒悼念曾經的死,一杯酒敬給往後的生。

至於那第二次醉酒,也是讓我長記性的一次。

去年的端午節,窩在學校。平時玩得好的兄弟們一起過節。其中有個東北人民,我們在爭男人的面子,死杠東北西北的酒量。想為自己的傢鄉爭光,結果,三斤白酒下肚,則是無顏面對黃河父老。如果說上次還能記得自己醉後幹過點什麼,那這次就是徹徹底底的斷片。折騰瞭一夜不說,第二天一醒,頭痛欲裂,緊接著就是被眾人無情的討伐與嘲笑。室友說,那晚回來吐得到處都是,整個人和瘋魔瞭一樣,打開水龍頭用涼水沖頭,他們拉都拉不住。好不容易六個人把我架上床瞭,沒一會直接頭朝下的往下蹦,幸好被我室友用背抵住瞭,不然那場醉,可能就直接奔赴黃泉,成瞭我人生的踐行酒。還有就如之前一般,念叨著某人的名字,隻不過這次和上次已是物是人非,名字也不是那個舊人。而是不知何時住進心裡而自己都不敢承認的人。給許多人大半夜的打視頻,打電話。也不知道說瞭些什麼,連個記錄都沒有,酒醒之後隻好硬著頭皮一個一個問,生怕有人知道瞭我一直深埋在心底的東西。

那次之後,我總結出瞭一條真理。喝醉酒,一是容易不明不白的死,二是容易讓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功虧一簣。酒後吐真言,那些壓在心底的秘密一旦公諸於世,帶來的後果顯然是我們不想遇見的。

一場生死一場醉,一朝離合一場空。酒,喝好瞭是故事,喝不好就成瞭事故。故事下酒,詩人憂愁。但若醉的不省人事,便淡瞭幾分詩意,多瞭幾分笑柄。把好那個微醺的度,借著一杯麻木的酒,在這昏暗的人間裡,醒著醉。

上一篇:隨筆(34)

下一篇:陽光快樂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