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記 > 文章

傾城隻為美人笑

时间:2018-03-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宇文拓 - 小 + 大

千年彈指一揮間,我在這皇陵裡反省瞭千年。

我不知道後人是如何評價我的,但我知道他們大部分人是恥笑我的。我定是他們所舉的反面教材。但我真的不在乎。

大周的城墻早已湮滅在歷史的長河裡,大周的天子卻在寒冷的皇陵地宮裡孤獨的度過瞭千年。是的,我已經活瞭千年!

我姓姬,名宮涅,公元前795年出生在鎬京皇城,是周宣王之子。出生在這樣的傢庭,註定我終生不能如常人一樣。父親在世時將我立為太子,並在我15歲時為我安排瞭一門婚事。

父王為瞭籠絡申國,鞏固自己天子的地位,命我迎娶申侯之女。縱使我心中千般萬般不願,但父王始終置之不顧,並不停的告訴我:你是我的兒子,是大周的太子,更是大周未來的王。是啊,我是大周的太子,我不得不接受我的命運。婚禮如期舉行,舉國歡慶。我從申國迎回瞭申女。盡管申女端莊大方,賢惠體貼,很快博得瞭父王和母後的歡心,但我,始終與她保持著距離,我們的婚姻隻不過是迫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實現父王和申侯野心的政治手段罷瞭。

父王一生勤勉為政,修復公室、廣進諫言、安頓百姓、修繕武器;興畋狩禮樂,效法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周康王遺風,並及時任用召穆公、仲山甫、尹吉甫等賢臣輔佐朝政,陸續發動對周邊部族,使衰落的周王室權威得到恢復,諸侯又重新朝見天子,四夷咸服,開創瞭“宣王中興”的局面。但父王征討薑戎不利,病由心生,不就便去世瞭。而我,成瞭大周的王。天下交於我時,早已已經千瘡百孔,滿目瘡痍。

本以為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去,但我卻遇見瞭她。我麻木的心又有瞭知覺!

王室禮崩樂壞,一些諸侯不來朝見。為瞭樹立大周的國威,公元前779年,我率兵教訓瞭較為猖狂的褒國,囚押瞭褒君。國君被囚,嚇壞瞭褒國的臣民,他們進獻瞭無數金銀財寶,欲和大周修復關系。但由於朝中大臣反對,褒君一直被囚在鎬京的天牢裡。

褒國太子聽從大臣意見,將她帶到瞭王宮。"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恰似一朵水蓮不勝涼風的嬌羞"的微笑,讓我深深迷上瞭她。但褒姒進宮以後,我就沒再也沒見過這種微笑。我知道,在她入宮之前,早有心上人瞭。我得到瞭她的人,而他得到瞭她的心。

我多麼希望自己也出生在平常人傢,像他們那樣自由自在得去愛!我要讓她快樂,自此我便荒蕪瞭政事。每日絞盡腦汁去逗她開心,但從沒見過她笑。原本溫柔的申後,卻在慢慢變得不可理喻,我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

後來,虢國石父獻計"烽火戲諸侯",這次她終於笑瞭。我知道,這次她是發自內心的笑,因為她知道,大周亡瞭!

我不後悔,我終於看到瞭那久違的笑容,即便以亡國為代價。看著城下的申後,我長嘆瞭一口氣,拔出腰間的玉劍……

周人有義,把我葬於祖陵,不知過瞭多久,我醒瞭過來。女媧罰我不死,讓我永世反思。

如今千年已過,我真的錯瞭嗎?

如果讓我再次選擇,我要做個普通人,和褒姒在渭水河畔築一茅屋,管他天下紛爭,隻願與她廝守終生。

上一篇:愛情易碎

下一篇:最美的邂逅(十六)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