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記 > 文章

病態的愛

时间:2018-03-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心囚 - 小 + 大

“我……死掉瞭嗎?”因失血過多意識變得模糊,他自嘲地笑著。出生在戰場,死亡在戰場也到合適。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白癡。”聽到陌生的女聲,他掙紮著睜開瞭眼睛,一個黑發長裙的女子坐在一旁,手裡端在一個墨綠茶杯。

他坐瞭起來,白色紗佈隨著他的動作染上瞭鮮血,他卻毫不在意的樣子,臉上是純潔如孩童的笑顏。

“是你救瞭小瑞嗎~”

“受瞭這麼重的傷還能動,你是哪來的野獸?”雖是疑問的語氣,可她並不在意回答,放下茶杯站瞭起來,“我不管你是誰,傷好瞭便請離開。”

“啊~好不禮貌的女人吶~”

陽光下,她正打算揮筆作畫,一雙手突然從背後捂住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誰~”軟軟的孩童的聲音和一張天真爛漫的娃娃臉,而這雙修長的雙手又不知飲過誰的鮮血。

揮手打開他的手,她用一如既往冷淡的嗓音說道:“傷好瞭就離開,我這不收留白癡。”

“咦,好過分,小瑞才不是白癡~”一個一米八的大男人居然像一隻小熊一樣無恥地撒嬌。她用看白癡的眼光打量著他,“回你該回的地方,比如說傢。”

“傢嗎?我出生在戰場,沒有傢的,小瑞在戰場上流浪瞭好久,大概是6歲的時候遇見瞭姐姐。”他笑著用天真爛漫的聲音繼續講述,他緊緊盯著她,想著這麼一個冷淡清高的人接下來臉上會不會出現有趣的表情呢?

“不過後來我把她殺掉瞭吶,因為姐姐不乖,喜歡上瞭一個壞人要丟掉小瑞去和壞人結婚,所以我就在她婚禮上當著她的面把他的心臟挖出來瞭,我把他的心給姐姐瞭,可是姐姐卻一點都不高興呢,為什麼呢?好奇怪。然後我就把姐姐殺掉瞭,這樣我就能和姐姐永遠在一起瞭,因為死人不會變嘛~”

可愛的聲線講述著恐怖的話語,臉上是不變的笑容。

“後來小瑞12歲的時候遇見瞭師父,師父對小瑞非常好,不過小瑞在他把小瑞交給國王的那天我也把他殺掉瞭呢,因為他也想扔下小瑞。”

“小瑞就這樣來到瞭軍隊,開始瞭殺人這項有趣的工作,長官告訴小瑞隻要把眼前所有的人殺掉就好瞭。在後來……”

“在哭呢,你這傢夥。”她突然抬頭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清楚的說:“你這傢夥哭瞭。”

“咦?你在開玩笑嗎?小瑞是沒有眼淚的。”

他笑著,下一秒一個柔軟的身軀突然抱住瞭他,她手輕撫過他背後的傷,“在哭呢,一個小不點在戰火硝煙中無助地哭呢。”

“怨恨嗎?生在戰場,無父無母,野獸一樣地活著。等好不容易遇到瞭可以相依為命的傢人,卻聽瞭情人的讒言將你拋棄。所謂的師父也不過是為瞭把你培養成殺人工具,被利用的活著,被接二連三背叛的滋味我明白啊,阿努比斯。”

風吹飛瞭石桌上的畫作,畫上是一個彌漫著死亡的戰場。

鬥爭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不知道啊,他出生的時候就有鬥爭瞭。各國之間相互的戰亂呢,他怎麼活下來的呢?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殺的第一個人瞭。

“哎?小孩子怎麼在這?你好,你是孤兒嗎?不會說話嗎?那我從今以後叫你瑞斯好嗎?”

“從今以後小瑞就是我弟弟瞭,我們是一傢人哦。”

記憶中那個短發的女孩像天使一樣出現在他面前,向他伸出瞭手。

“小瑞乖,呆在這裡,姐姐一會就回來。”

騙子,他在森林的深處等瞭三天三夜,可他找到她的時候是在她婚禮上,她最終為瞭那個不肯接納他的男人拋棄瞭他。

“嗯?一個人嗎?你很有天賦,做我徒弟吧。”

那個老人從垃圾場旁把遍體鱗傷的他帶走,教會瞭他怎樣更好地殺掉一切阻礙他的東西。

“我尊重的殿下,這孩子很有天賦,以後定能成為戰場上的殺人工具。”

工具嗎?

“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是阿努比斯瞭。”

傳說中死神的名字啊,阿努比斯。

後來僅有一次的戰敗,所有人都以為他死瞭,他也這樣以為。不過他還是被救瞭,被她救瞭。

她說她父母死於這百年戰亂,她說她叫伊娜。

她像光一樣,照進瞭他已經死掉的心房。

一晃便是三年,他看著她救助戰亂中一個個受傷的人,她的眼神像不知戰火的聖人,又像經歷過各種戰亂已經麻木的苦人。

直到有一天,來瞭個帶著紅圍巾的男人。

她端著的茶杯落地破碎,“滾出去!”她吼叫著,他從來沒有見過伊娜發這麼大的脾氣,她渾身顫抖地跪在地上,淚水從指間的縫隙流出來。

“伊娜……”那個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卻隻是喊瞭聲她的名字。

突然白光一閃,鋒利的劍向那個男人砍去,兩把劍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

“哭瞭呢,你讓娜醬哭瞭呢,怎麼辦好呢,殺瞭你吧。”他笑著揮劍擋在她的面前,依然微笑的臉,殺氣卻足以讓一個普通的人跪下。

“嘖,殺我嗎?問問你身後人是否同意吧。”那人不屑的看著他,“伊娜,既然你不想見我我走便是。”

那人轉身離開,瑞斯想追卻被伊娜扯住瞭衣服,“瑞斯,夠瞭,不要追瞭。”

他看著她臉上未幹的淚痕,手緊緊握成拳,骨頭在咔咔作響。

“他是誰?”

“我不想提。”

為什麼不肯告訴我?為什麼……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伊娜不在房間。他最終在一個亭子裡找到瞭她,和那個男人。他們在說什麼,她為什麼要去見他?

他沒有過去,他害怕,但怕什麼他也不知道。

當伊娜回到房間的時候,他從背後緊緊抱住瞭她。“瑞斯?”她疑問的回頭,下一秒她感覺到冰冷的東西貼在她的臉上,她知道是刀。

她被扔到床上,刀子抵在她的胸口。

“娜醬~去哪瞭呢?”

“瑞斯,你聽我說……”

話被截在口中,空氣被不斷掠奪,肺感覺快要炸掉,感覺快要死掉。

他用手緊緊地抓住她的脖子,她的淚水從眼眶裡不斷流出來,滴在瞭他的手上。

“娜醬為什麼要哭呢?娜醬也要丟掉小瑞嗎?”

又被背叛瞭嗎?

刀子在她的臉上劃出血痕,她沒有瞭驚慌和失措,眼底開始又恢復最初的沉靜。

可是他討厭她這個樣子,討厭她為那個男人流淚,討厭她因為別人露出那樣的表情,太討厭瞭,可是為什麼討厭呢?

激動中,刀子從她的左肩穿過,紅色的鮮血染紅瞭她的白色長裙,他卻突然像受到什麼刺激一樣跪在瞭地上。

不要,不要,不要娜醬死掉,不要。

她拔出刀子把它狠狠地甩瞭出去,血像噴泉一樣濺出。

“偏瞭啊,沒有殺瞭我呢。”她低頭看著那個曾被譽為死神的男人跪在地上脆弱的哭泣。

對啊,為什麼唯獨是你下不去手呢?

“小瑞會離開的,對不起,我會離開的。”

她從來沒有說過什麼承諾啊,我隻是個寄人籬下的陌生人而已啊。

“誰讓你不聽人說話的,白癡啊你。誰說要把你丟掉瞭,不要隨便猜測別人的心思啊,混蛋。”

“那娜醬的意思是?”

“說瞭多少次不要這樣喊我,肉麻死瞭。”她扭過頭去,臉上依然是面無表情,耳朵染上瞭緋紅,“保護我一輩子吧,我的勇士。”

上一篇:你是我一生難得的歡喜

下一篇:為你,千千萬萬遍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