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減肥為何這麼難?

时间:2019-03-0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來自90年代的人 - 小 + 大

五月不減肥,六月徒傷悲,冬季不減肥,夏天嘆悲催。減肥已然成為當代的全民話題。朋友好久不見一打照面假如說哇,變漂亮瞭,或者好美。。。好像不是原來的那種感覺瞭,聽者似乎並不那麼開心興奮激動啥的,倒會打心眼裡覺得你這個人喜歡拍馬屁,人傢在心底似乎在說:“老娘本來就很漂亮,不需要你誇”或者“老娘知道自己長相,沒必要在這裡挖苦我。”熟人再次見面,關於美不美,在社交場合好像變瞭,變得沒那麼重的分量瞭。轉而成瞭:“哇,看不出來啊,怎麼感覺你比之前瘦瞭一些,顯得更漂亮瞭。。。”就因為一句瘦,也許你的朋友那麼大半天都是合不攏嘴的開心的笑。

不管因為虛榮,還是為瞭健康,還是為瞭美,越來越多的人重視起減肥這個話題,減肥成瞭全民話題,成瞭一個重要的項目需要去完成。

起過減肥念頭的人都知道,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並沒有理論上講的那麼簡單就那麼容易減得下來。這也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萬萬千千減肥實踐者的實踐結果,那冰涼的數字所見證的。減肥成功案例不是沒有,有,非常少,而且這其中充滿著你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發生,減肥的代價實在太大瞭。

減肥為啥這麼困難,甚至感覺比賺錢還要難,憑什麼它就這麼難?

首先小談一下肥胖的原因。就是營養過剩,身體能量資源入大於出的結果。就跟賺錢一樣的,收入太多,開支很小。那麼減肥的思路無非就是:少吃,少攝取;多運動,多消耗。

少吃,少攝取這個困難,多運動,多消耗這個也困難

少吃,少攝取,是和個體本性做鬥爭。食色,人之性也。古語饑寒起盜心,飽暖思淫欲。吃是人乃至所有生物最簡單最根本的需求,對於吃的誘惑,那不是說哪一代人能夠抗拒的呀,拒絕吃也是以為著同自然做鬥爭。對於每一個生命的個體,讓它不吃或讓它少吃,她聽得進去但做不出來,潛意識裡的這種沖動又有誰能克服得瞭呢,對於一個小胖子,假如他不是因為對吃特別難以抗拒又何至於胖至此,本身他的食欲就是比其他人要更強的,現在要他克制,他怎麼能受得瞭嘛?

少吃,少攝取,是和情感做鬥爭。出於對於健康或者愛美的考慮,許多人下定瞭決心要減肥要控制飯量。於是給自己定瞭各種飲食禁令,什麼肉類少吃,辛辣油膩煎烤燒炸的食物少吃,在他定下這些規定並且破斧沉舟般的打算把體重降下來的時候意味著還有許多東西都得伴隨著犧牲。

第一方面,吃對於人來說,是欲望得到滿足的過程,是一個快樂的過程,一個人偷偷吃是獨樂樂,和大傢一起吃是眾樂樂,眾樂樂又是樂中之樂,因為大傢一起快樂本身就傳遞著快樂,所以這種有互動的消遣能很好的培養人們之間的感情,而對於吃貨來說,感情的培養很大程度上來說都是以吃這一快樂的事情作為媒介來實現的。拒絕美味拒絕吃意味著以吃作為媒介培養感情的方式將會打折扣,一旦做出少吃減肥這一決定,也許你的朋友圈將淡忘掉部分熟悉的朋友,你通過吃建立起來的交際圈也許就面臨崩潰。

第二方面,假如一個立志靠節食來實現健康和減肥的人去親戚朋友傢做客,在吃這方面有所節制那會對於友情親情造成致命打擊,因為人傢會認為你根本不喜歡人傢做的菜。當主人看到自己做的飯菜不那麼受歡迎的時候他是聽不進你為瞭減肥這種說法的。這時你會想,關鍵時候特殊對待嘛,吃一點又沒事,於是就不禁口瞭,克制瞭好久的食欲再一次被釋放出來,後面再禁口,你還堅持得下去嗎?

第三方面,你在做你的禁口限食活動,和大傢一起時,你是看著人傢吃的,人傢也是看著你是怎麼克制自己的,他們會覺得,你太辛苦瞭,不該這麼拼,該享受的時候就該享受,對自己何必這麼狠呢?你知道別人是好意發自內心的關心你,因為他們不忍看自己的朋友這麼受苦。可是你為瞭達到減肥的目的,你必須拒絕這種同情,你非常感謝朋友但你不會聽他們的,在他們心中,你一定就成瞭一個固執的傢夥,因為他們的說法和心意都是對的,他們勸你,你不聽,所以活該人傢這樣覺得你固執。你隻能在內心裡告訴自己,我要減肥我才不吃,他們是對的,但我也沒錯。。。可是,在這點上打算遠離你的人終究還是會遠離你,因為你們已經沒有瞭共同話題,在最基本的吃,這上面都不能達成一致,親情,友情,愛情還怎麼互動?

少吃少攝取,是和社會關系及文化傳統作鬥爭。中國人自古打招方式不是“你好”,不是說“今日天氣不錯,”而是“ 吃瞭沒?咋不吃?記得吃!”困擾中國人幾千年的溫飽問題雖然目前暫時得到瞭解決,但飲食文化走進中國社交文化已經根深蒂固。獨特的文化傳統,吃在社交上占有重要地位。久久不見得朋友,或者一個重要客戶,你在和人傢聊天的時候,但凡所需要聊得內容有點長你都需要為人傢準備一點避免尷尬的點心,比如瓜子,比如糖果小餅幹什麼的,或者就直接是把人接到飯館搓一頓,這個時候你禁口意味著。。。(自己去想)

說瞭這麼多,給人的感覺似乎在說,要減肥靠節食似乎並不那麼靠譜,那至少還有另一種方式啊,就是消耗,讓人動起來,運動消耗不就得瞭,運動該不會影響社交吧,那麼好的生活姿態也是被大傢所廣泛認可的,實施起來應該不那麼難吧?一樣難,每個人周圍都有知道自己需要運動但就是堅持不下來的小胖子。運動多消耗,這個方案也不是那麼靠譜!

如果說節制飲食是和欲望做鬥爭的話,那麼運動就是和人的惰性做鬥爭,節制飲食是克制自己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運動消耗就是強制自己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還是那樣,一個酷愛運動的小胖子不太容易成為一個胖子。本來就不愛運動,還要強迫自己運動,這個心累,本來體重就偏重相對於自己的體力嚴重不夠用,強制運動讓自己身體累,運動這活動對於小胖子而言那就是身心俱疲。然而一次兩次運動也就算瞭,減肥是一個長期運動的過程,一天兩天能堅持,一周一月呢,就得打個問號瞭,特別是哪天突然放瞭自己一個假,那假後想再繼續堅持運動,那可就比之前還要困難,休息出惰性這說法畢竟是人們公認的

多運動多消耗要達這麼一個戰術目的,也是有很多需要犧牲的,首先就是時間,你得騰出時間在運動上,這就意味著你之前的休閑方式要打亂,意味著你和你好友約定俗成的休閑辦法被完全打亂,可能你不能按時追你喜歡看的韓劇或者球賽。而且運動所消耗的時間不僅僅是你大量釋放卡路裡的時間,整個預熱運動休息時間都被消耗掉當然也包括你運動後洗澡時間。而且是幾乎每天都要消耗這麼多時間來實現你減肥的目的。其次損失的還有你的人際。你之前的休閑時間被抽調出來運動瘦身瞭,那就缺少瞭和你朋友互動的時間,試問,僅僅靠長時間的寒暄交流對感情的促進有積極作用麼?增進感情最終還是需要互動完成。而與朋友互動這一環節你被自己的運動計劃給打亂瞭,所以感情不可避免的會受損,除非你說讓大傢陪你一起運動,可能你的朋友根本不需要減肥或者因為實在太難而無法辦到就幹脆放棄減肥。就算陪你可能也隻能堅持那麼幾天,更多時候你運動,是孤獨的,這種孤獨也是你選擇以運動瘦身所必須承受的。任何一個減肥成功的人(減肥成功都是小概率事件)都有一段孤獨的經歷,所以靠運動減肥,你必須對自己夠狠,舍得開感情,放的開友誼。

多運動,在中國似乎就根本沒有這種傳統。體育史在中國古代聽說過麼?聽說過,習馬射箭,中國體育全是與武術和軍事掛鉤。運動都有專門直接的目的,一個人說僅僅是為瞭鍛煉,大傢可能會接受你想改變的心情,可是當人傢看到你每天都在鍛煉自己時未免會覺得你是在折磨自己,大傢會心疼,人們會問:每天都這麼拼,何必呢?能得到什麼呢?運動瞭這麼久得到瞭什麼呢?別人的心是好的,你的決定是對的,人傢勸你不要這麼拼,你沒聽,人傢還是會覺得你太固執溝通不瞭,這關系還能怎麼好下去呢?

多運動多消耗這其中所需要付出的代價也不是一般的低。一個害怕孤獨的人,減肥靠這兩種方式實現也許真的不那麼容易,顧慮但凡有一點點多怕是都難得瘦下來。

那也總有人瘦下來瞭,總有辦法的!這話沒錯,是有人瘦下來瞭。我歸結一下,瘦下來,都是病態的。要麼一意孤行堅持抗戰到底放下瞭那些做到瞭減肥這一件事(以這種方式達到減肥目的的基本都是對吃沒瞭太多需求而對運動產生瞭濃厚興趣)。要麼就是經濟上來源減少因為貧困吃的一下子不得不減少面臨挨餓,生活上不得不依靠體力勞動來維持生計你願意這樣嗎?還有一種就是食欲大減,內耗大增,說白瞭就是生病瞭(身體有炎癥或者體內有寄生蟲或者懷孕)。

真正瘦下來的人也許就是客觀原因讓其瘦下來的,而不是說自己實在太胖瞭需要減肥瞭然後努力一把,最終獲得勝利。。。勝利永遠不是想的這樣容易就得來的,它是所有客觀因素自然整合的結果,時機成熟瞭它就質變瞭,那這樣你就減肥成功瞭。

至於減肥儀器減肥產品,營銷學的角度會告訴你,那是以“減肥”這個噱頭在吸引你,他所賣的基本沒什麼用但似乎也無害,給你一個心理暗示心理。假如用他的產品沒減肥成功,他會說你量不夠,就跟大師說你信仰不夠虔誠一樣兒的套路。如果減肥成功瞭,也許你也該去醫院做一個全面體檢瞭,也許是那味藥的三分毒起瞭作用毒發瞭。

瘦下去,我覺得其實這本身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人的努力其實起不瞭多大作用。就像歐洲馬路上馬糞問題的解決一樣的。19世紀中葉,由於工業迅猛發展,歐洲城市化進程加快,馬車在城市道路越來越多,馬糞問題成瞭非常重要的環境問題,人們想瞭各種辦法都沒有解決,後來馬糞問題就自然的消失瞭,原因是馬沒瞭,因為道路被汽車占領瞭,沒馬的什麼事瞭,也沒有馬糞的煩惱瞭。同樣的,身體要瘦回去,也許隻能讓它自己縮回去,也就是當你物質生活受限制時,你想長胖都難,那時候你自然就苗條瞭。。。。

另外附一句:大量的運動帶來的一定是食欲大增,你需要更大的耐性克制食欲以達到你減肥的目的,長期運動,運動一旦停止食欲還是原來被增大的食欲,一個月後,可能你腰上的肉肉就又要回來瞭。

減肥,比打仗還難,因為敵人是你自己,是造成你肥胖的所有不良生活習慣。

上一篇:雨夜,念麗江

下一篇:愛情多面體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