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情感日誌 > 文章

念師恩

时间:2019-03-0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來自90年代的人 - 小 + 大

二十年前(1993年)能以全班並列第一考進大學,應該是我的幸運。而考進江西師大,似乎又是我的不幸,如果僅僅按高考分數來看的話;況且我從心裡就拒絕喝稀飯(師范),因為當時的老師還比較清苦,而我已經苦夠瞭。後來才發現考進江西師大,其實也是我的幸運。因為在青藍湖畔,我認識瞭生命中很有分量的一些同學和老師,其中就有曾老師。

老師是泰和人,聽他自己說,孔門弟子中曾參天資駑鈍,屬於後進生,但非常孝順、勤奮,愣是憑借一日三省的耐力,終於躋身至聖身邊的四配(“復聖顏子”、“宗聖曾子”、“述聖子思子”、“亞聖孟子”)。後人評價“顏子如愚曾子魯”,故而得名。先生也說自己能有點成績,都是勤能補拙的結果,是笨鳥豈能不先飛?

今天先生已經永遠地走瞭,但他用自己的謙恭為我們留下瞭很多東西。原來我隻知道,他與胡守仁陶今雁王崎珍劉松來是師大中文系古代文學方面撐門面的人物。今天才明白,頂梁柱是必須有擔當的。先生留下的《韓歐文探勝》《古代文學散論》《江西文學史》《中國古典散文精選註譯·序跋卷》等作品,《宋明兩代評韓綜述》《唐詩藝術魅力形成的原因》《以曠達的襟懷,寫曠達的詩篇——蘇軾海南詩管窺》《簡述蘇軾對韓歐古文成就的繼承與發展》等論文,還選註瞭《江西古文精華叢書詩詞卷》。可惜這些在他教我們古代文學甚至指導我寫畢業論文時,我都不知道。

直到後來,才明白先生指導我寫畢業論文是當時工作安排的僥幸,卻成瞭我人生中值得濃墨重彩書寫的幸運。先生指導的不隻是一篇論文,更指導瞭我的人生。可惜當時不明白,於是這位頗有建樹的學術專傢,他指導的學生寫瞭篇很糟的畢業論文。現在我們都明白,學生沒出息,真正糟的是他自己,不關論文的事,更不關先生的事。

先生和我接觸比較多的時候,也是我最混蛋的時候。四年大學,我似乎都在瀟灑地遊蕩著,坦率地真誠著。臨近畢業,良心發現,才想到要去盛產美女與才子的地方讀研,於是報考瞭當時的杭州大學(現已並入浙江大學)。像我這樣不學無術的人,居然能加入考研大軍,目標似乎還不低。這樣的人生橋段,雖不是虛構,卻純屬意外。

制造意外的導演是上天,主角當然是我們自己。細想瞭一下,我所走過的人生軌跡,其實一直都在生產著意外。貌似非常酷,其實足夠苦,想起也會哭。而曾老師一直是位努力抹平學生人生坎坷的忠厚長者。

寫畢業論文時,他把自己珍藏的書借給我,可惜我一直沒有好好讀,卻把他的書弄壞瞭。當時沒事就跑先生傢,名義是討教,實際上是打發無聊,而占用的卻是先生做學問的寶貴光陰。生活的貧苦,自己的叛逆,初戀的痛苦,前途的渺茫,我說起這些的時候,先生總是聽著,然後給予一些中肯的意見。然後在先生傢蹭飯,先生還說他的啤酒鴨燒得不錯,“等下次吧”的期盼中變成今生再也無福消受的遺憾。然後就畢業瞭,先生特意為我寫瞭畢業留言。

然後我打回上饒老傢,確切地說是被打回上饒老傢。然後年輕氣盛、眼高手低、不甘認輸的我遭遇很多挫折,當時很多人奉獻瞭該有的關心與鄙視,都被我不領情地拒絕瞭。

最困苦失意的時候,曾老師用他那工整的行楷,郵寄出一份又一份的關心。那時電腦很少,可電話並不少,奈何我沒錢打,於是曾老師陪我一起寫信。在老傢的小山村,曾老師的來信一度成為大傢的焦點。當時,幾乎所有人的意見我都拒絕,包括最關心我、我也最在乎的父母,但曾老師例外。

在我最糊塗、最瘋狂的時候,曾老師成為我心靈上最後的一道屏障。可令人遺憾的是,最後的一道屏障最終都沒攔住我,我成功地把自己逼到瞭生命的絕壁。

這事今天想來都有些後怕,當時我怎麼就那麼傻,或者那麼勇敢呢,為什麼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唯一慶幸的是今天我還活著。但那之後我就不敢再聯系曾老師瞭。因為承受羞辱是我活該,讓老師難過擔心,一定是我的不對,即使這羞辱成立,也絕對與他無關。

然後是2000年元旦吧,我到瞭南昌,特意回母校。因為我覺得可以見曾老師瞭。

電話打到他傢,是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我說我找曾老師。

她問你找我爸有什麼事嗎?

我說沒事,我是他的學生,想來看看他老人傢。

她說,你是他以前的學生吧。

我說,是的,畢業有幾年瞭,因為有些事,所以好久沒聯系瞭,對不住老師瞭。

她似乎在遲疑。我又問,可以叫曾老師聽電話嗎?

她停頓瞭一會說,我爸爸已經……

我突然明白,我犯渾瞭,因為我的冒失,人傢父親剛去世,也許她剛從悲傷中走出,我卻哪壺不開提哪壺,來招惹人傢傷心瞭。

於是我忙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的。然後我就想掛電話,想盡快擺脫這種尷尬。

可命運偏偏不肯放過繼續捉弄我的機會,她又問瞭,你是哪的?

我說我上饒的,很輕松也很平靜,然後就想說再見。

沒想到她又來瞭一句,你姓鄭吧?

當時我就傻瞭,茫然地掛瞭電話,支撐著走出電話亭。然後江西師大的紅場上,多瞭一個瘋子在哭泣,在嚎啕大哭。

看著幾年前寫下的這些文字,今天仍然會不爭氣地流淚。也不知曾老師在天之靈能否感受到學生鄭耀興真誠的懺悔和深深的感激。

平凡如我,居然能讓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生命彌留之際依然記掛著,這不能不說是上天對我無上的眷顧,否則學生那麼多,他女兒又怎會知道有個上饒的學生,而且他還料定這個姓鄭的學生是一定會來找他的。隻可惜,我去得太晚瞭。

那次南昌回來,也許是因瞭曾老師,我總算消停瞭一陣子。認真教書,努力做班主任。先是平行班,然後重點班,學校最年輕的語文教研組長,2008年上饒市優秀班主任,2009年進入江西省普通高中骨幹教師培養名單。

然而上帝要成全一個人,總是要狠狠地傷害他的。抑鬱癥又一次襲擊瞭某人,然後我經歷瞭生命中第二次寒冬。極度亢奮之後迅即陷入抑鬱失落的泥潭,在痛苦掙紮糾結的時候,我會想到我的親人,我的學生,我的朋友,還有曾老師。

如今我已成功被救贖,勝利走出疾病的陰影,而你們就是我經歷生命曠野的亮光。在這三年多的抑鬱時光中,我蒙受瞭無數人的祝福與幫助。而我深深知道,曾老師,你一定會幫助我的。如果你知道,如果我需要。

又是教師節瞭,曾老師,學生想你瞭。

先生,你在天堂安息吧。學生一定會珍惜的,你對學生的苦心付出,一定會有回報的。如果不能榮耀你的名,那是學生的錯。

曾老師,教師節快樂!天天都要快樂!

上一篇:“80後”的春節“恐懼癥”

下一篇:寫給2013屆學生

|   QQ13276765654  |  71144 |  71144台南市歸仁區七甲五街119號  |  TEL0679879791  |